我的抄经感悟,兼谈几 则个人故事

今天是好中文学习班的第一次预备课。虽然在外面吃饭,没有及时的参与到讨论当中,但是我已经知道抄经打卡群的存在。

我本人加入了King James version的抄经小组。我对bible的接触最早起源于2014年,那个时候我曾经在加拿大短暂的留学,在当地的一个university chaple里面,我遇到了两个非常友善的亚裔基督教徒,他们并没有嫌弃我的英语说得不好,反而是积极的和我聊天,带我去参加他们的各种活动,比如说hiking或者说聚餐。

那段时间对于身处异国他乡的我来说真的是非常温暖和美好的一段回忆。

在临走之前,其中有一位亚裔的基督徒,他送给我了一本中英对照的圣经。而那个时候需要回国,然后要选择带回国内的行李。这本厚厚的圣经也伴随着我飘扬过海,来到了国内,并且一直到现在都存放在我的书房里面。后来在国内念的方向其实也和宗教或者说人类学文化这方面没有什么多大的关系。

我的项目指导老师他是做明末清初中西文化交流这一块的,那么在那段时间段里面,其中比较重要的一个部分当然是以利玛窦为代表的西方传教士,对中国的一系列传教行动以及传教行动当中中西文化的碰撞和融合,那么我对这段历史也是非常的感兴趣,并且这为了写论文或者说好奇心,全本阅读了利玛窦中国札记这本书,他的那本日志里面写了非常多有关当时中国情况的记录,虽然说每一种记录都是一种立场或者说偏见,但是正是这样一种新鲜的角度,可以让我们重新审视我们的文化,我觉得这是我在那一段学习过程当中所收获的非常重要的经历。

当我进入到下一个阶段的学习的时候,我的方向或者说研究的视野拓展到了东亚,但是在当时有限的学术研究条件之下,我没有办法获得足够的资料支撑,我对这个主题进行进一步的研究,所以后来我就换方向了。

但是在这样一段过程当中,我还是反反复复的会在各种网站上去搜索怎么样去阅读b因为我觉得那是那是一本对我有召唤的书,我也在一年前通过大妈的Python课,知道了三年抄经计划也曾经非常短暂的实践过一个阶段,但是因为自己的原因,最终没有能够坚持。

今天趁着报名好中文第6期的难得的机会,我再一次的打开了从加拿大带回来的 圣经。那上面还写着那位压抑的基督徒对我的寄语,这个时候我就重新的感受到这一切都是上帝安排的给我的最好的礼物。

包含着这样的一种感恩之情,我从昨天也就是7月15号开始了我的抄经,抄的是路加福音的第一章,这一张其实非常的长,有整整80节,我是一开始是手抄,抄得非常的疲累,特别是到最后六十几节七十几节的时候特别容易放弃,这个时候我就想着再坚持一块,很快就能够完成了。

到了抄第二章的时候,我就尝试着用别的方式使得我和金文的接触没有那么大的摩擦力,所以我选择的方法是在我的 MacBook PRO上面下载一个名叫Winston的打字机模拟软件,这个软件非常仿真,它既有打字机的声音、纸张样式,也会在退格的时候有一个大叉的符号。

我并不忌讳打错。相反,退格时一个个大叉会提醒我,现在的动作还不是完全的专注,在下一个字母下一个单词下一个段落的时候,你可以做到尽善尽美,当然做不到你还是有很多的机会可以给到自己那么,这就是我这两天抄写经文的一个感受,以及我接触 bible这个文本的一些小故事。


发自我的iPhone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